Lonely Planet

青春就是一只屎壳郎
跌跌撞撞的推着岁月的沧桑

© Lonely Planet | Powered by LOFTER

不被了解的怪人




(照片摄于张裕红酒庄园  by海鸥4A)

这些日子过得忙碌但是不充实,好多事情都是赶鸭子上架的逼着自己去做,就算知道这件事儿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也得压抑着内心的咆哮舔着脸埋着头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磨磨叽叽磨磨叽叽的完成它。还有一些事让我快乐,快乐却又伴随着起伏不定的心情,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因为自己的努力而得到相应的结果。不对,应该说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事情不是仅仅靠努力就够。但我仍然很努力,因为我也想为那就算微小的快乐而奋斗一下啊!还好现在足够成熟,足够清醒,足够坦然,面对结果不强求,反而感激事情本身带给我的快乐和激情,感谢遇到的人和事,感谢冥冥中的命中注定。

我也不想变成总是絮叨抱怨浑身负能量的人,可是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就不会变好了吧!为了安抚心情,我居然可以耐心的去读阿多尼斯诗选……

兔子拉了一个吐槽群,我们总爱在里面抱怨一下猛涨的房价,婆媳关系,慌乱的爱情,无力的工作,扭曲的价值观……上周好像聊到了逃离北上广回成都的问题,我和兔子都很无奈啊,家好像就在远方,可是远方的却只是故乡……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妈妈,但是内心总是有种在四方的冲动。能找到归属感的地方并不多,我也不愿意具体去思考现在这样的生活到底给了我什么,但是只要稍微想象离开时候的心情,就忍不住心酸了。这莫名的好感到底从何而来?我不得而知。我会保持这样的生活状态而不崩溃到多久?我也不敢想象……寂寞、孤单、无聊、没有成就感、没有方向、房租一天比一天贵、甚至灯泡坏掉都有可能随时随地的击垮我,只是我似乎已经学会,击垮之后翻个身起来修灯泡罢了……

今天看到玉儿po上我干女儿的彩色超声波照片,才三个月,小胳膊小腿都能看见了,虽然是静止的图片,却能感觉到她划水的动作。身边的同学朋友生孩子的不在少数,但是只有玉儿的怀孕让我很是感慨。虽然现在根本无法分辨是儿是女,我们却固执的叫着干女儿,也真够自以为是的。据说小谭很兴奋,看着超声波就硬说长得像他,男生总有一刻会突然的长大,也许很多人都是在为人父的时候吧。

前段时间,看了一句让我迄今为止最为感动的情话:“我一定要在你平庸无奇的生命力,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如果我说这一直以来都是我所追求的爱情,估计大龄剩女的帽子还得扣一段时间了……

我就是想做一个神经病,现在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天雨粟 鬼夜哭 思念漫太古——真心期望下周能过一个既欢乐又心不在焉的五月天鸟巢之夜。

 




 

 

评论